原题目:吉姆·奥尼尔:是时候设定名义GDP目的了

自从西方中央银行于上世纪90年代初开端设定通货膨胀目的以来,一些经济剖析家——尤其是英国《金融时报》的塞缪尔·布里坦(Samuel Brittan)——却不断呼吁将名义GDP作为目的才是更好的做法。作为权衡一个经济体中所有产出或支出的数值,名义GDP体现了一国实际经济产出与其相干价钱或成本的联合。

在那些支撑设定名义GDP目的的人看来,通胀这类花费者价钱目的过于狭隘,对央行所服务的社会作用不大。而从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到美联储的各大央行确切也在应用与实体经济挂钩的额外目的来作为通胀目的的弥补,比如美联储就明白许诺在实现价钱稳固的同时寻求“充足就业”。

但这种论点即便在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暴发之前都已经变得毫无讨论意义。今时今日的数据剖析已经实现了极大改良,一些国度的每周GDP估算值非常正确,还有众多专业预测者不断宣布其他各式各样的高频指标,即使按周来盘算GDP也并非难事。

但更主要之处在于央行其实一直未能实现其通胀目的。在过去20年的日本以及2008年以来的大多数西方国度,连续低迷的通胀、不温不火的增加以及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状态不仅减弱了中央银行的信用,还引发了人们对它们是否仍在施展有益作用的质疑。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来袭,这些长期存在的问题也浮出了水面。在对第一季度GDP进行初步估算后,许多国度的数字都比预期要差,令人忧虑第二季度的数据是否会更加惨不忍睹。正如许多评论员所指出的那样,因封锁办法导致的经济运动降落可能引发了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压缩,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市场剖析师警告说,本次衰退后的任何复苏再怎么样都是微不足道的。

这种担心虽然无可厚非,但却不必定是准确的。世界各地的央行已经打破一切枷锁,几乎拿出了所有可以想象的政策对策以防经济陷入困境。但在涉及长期复苏时,它们也不可避免地要去重新斟酌其政策目的,究竟基于花费者价钱指数的传统通胀目的设定,在可预感的未来不太可能起到任何作用。

相比之下,名义GDP的目的设定当前就变得特殊有用,而且在其提倡者长期宣传的那些利益之外还增加了其他长处。首先,在英国这类由国度政府来决议央行设定哪类目的的国度中,基于2021年和2022年名义GDP趋势的新目的可认为经济复苏直接供给动力。

在“正常”时代,如果英国的长期年度增加潜力为2%,那么设定2%的通胀目的和4%的长期名义GDP目的是大体合理的。但在疫情后的复苏中,英格兰银行可以将名义GDP目的设定为14%以增添呈现V形复苏的可能性(其复苏幅度与衰退同样激烈)。虽然央行无法保证一定实现这样的成果,但这从政策上为尽一切尽力支撑该目的发明了条件,而且各级市场和经济参与者都将留心这一信息。

同时当前各财政当局都已经开端放水了(我以为这是恰当的),政府债务正在爆炸式地膨胀到三个月前无法想象的程度。通过设定名义GDP的目的,央行可以供给一个可以管理这笔债务的新框架,并为未来的预算决策供给关于支出削减和税收增添的信息。

正如我最近提出的那样,股票市场可能比我们其他人更加懂得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将如何发展。如果央行能转向以名义GDP为目的,那么投资者也就有理由去相对看涨了。

(作者曾任高盛资产管理公司主席、英国财政大臣,现为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讨所主席,版权:辛迪加)


新浪财经大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